704368

貝緹麗采

秀业《脱狱》

秀业《脱狱》

#灵感来自《镜音双子:脱狱》
#BE
#文笔烂得可以
#ooc
能接受的就往下吧~

———————————

-本该在此投身于同一片天空,曾几何时我们却分道扬镳了呢?-
赤髮少年站在一臺滑翔机前,默默的想着。

00
「业,你看,这个东西可以带我们飞上天吧?」橙髮男孩带着自信的笑,得意洋洋的向同伴说明自己画的关于滑翔机的设计图。

「甚麽嘛,我还以为立志要成为支配者的浅野学秀会拿出多厉害的东西,结果也没多了不起嘛~」
被称作业的男孩虽然嘴上这麽说着,却认真听着对方的说明。

两个孩子来自不同的家庭,家境都不错,家长也互相熟识,一切都十分美好,但就在他们四五岁时,发生了战争,双方的父母把他俩送往他们认为更偏僻安全的地方,好让孩子安全的长大,因此,他们就一直待在孤儿院,但最后因不愿被束缚而逃了出来,之后便一直待在这废弃大楼中。

「这个点子,我觉得是可行的,如果业你不支持,那我自己来完成,支持的话,就来协助我。」
外头的纷乱,使得他们从没见过童话故事裡的花朵和绿地,有的只是被炸开的牆土和鲜血,在浅野的世界,只有彼此的髮色和对方的瞳色,其馀的就只有一片灰暗。

「哼,说什麽协助啊,我有自信一定可以做得比你更好。」赤髮男孩鼓起双颊,表示不同意对方的说法。

「噗,甚麽啊,那我们来比赛吧,看谁最先实现这个点子。」学秀显然是被业可爱的表情给逗乐了,露出了别于方才自信的笑,而是更为温柔,更为灿烂的笑容。

「唔...好啊,谁怕谁。」业显然是被对方少有的温柔给震撼,愣了一下,红着脸小声的给了回復。

这个时候的他们,坚信除了这垃圾般的城市,还有一个充满爱与温暖的世界。

01

「挞挞挞挞...」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使两个十岁的孩子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群众的悲鸣,震响的枪声,还是活下来最重要吧-

「逃走吧。」你拉起我的手...

勐然的睁开眼睛

「唔,什麽啊,又梦到了以前的事...」赤羽揉了揉眼睛,抬头望着天空,一望就一小时。

「嗯...终于到了今天呢。」原本空洞的双眼,突然变得有朝气,踏着轻快的步伐,跳舞般的来到了滑翔机前。

-那愚蠢的设计图,孩子的空想-

「呼...终于完成了~」赤羽一脸满足的看着作品,眼底却有说不出来的悲伤。

-如今我却被招手的你诱惑,见到就在眼前,那日的飞行船-

「啊...来了。」红髮少年听着突然逼近的脚步声,兴奋又期待的说着,方才眼底的那抹悲伤已消失得乾乾淨淨。
在脚步声停止的瞬间,赤羽转身,看到了戴着眼罩的橙髮少年。

「嗨~支.配.者,好久不见啊~」赤羽转着匕首,瞄准对方的眼罩边。

「请停下你的动作,若不顺从,就别怪我了,赤羽。」

-下达射击的指令-

「咻」一声,匕首插入了对方离眼睛不到一公分的牆壁,擦断了几根髮丝,也截断了对方的眼罩,露出了紫罗兰般的双瞳。

「有本事就来抓我啊,浅野~」指了指眼睛,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孩提时期,这双眼牢牢紧盯的东西-

「搞什麽东西...」皱着眉头追了上去。
两位少年便在大楼中追逐,就像儿时的嬉戏,举着飞机模型的追逐。

02

-那时候的我们,曾说过这样的梦话,要在这牢笼之上,这垃圾般的城市,俯瞰这垃圾般的城市-

咬牙,把生鏽的油门踩到底。

"Error Error"
无视警示灯,面不改色的拉高机身,心裡想的不过是当时打的赌和那时对方灿烂的笑。

-突破现实吧-

就像孩子般,嚮往着蔚蓝的天空,不管会怎样,爆炸也好,坠毁也罢,即便会连同身躯一起吹飞烟灭。

-短暂投身于天空的你,是多麽的伟大-

只剩我一个,在牢笼中。

「等...赤羽业!」
伸出手想抓住重要的东西,却只接触到了一阵风沙。

-如今却「明明看见了却佯装不知」,若这就是长大成人这回事-

「碰!」巨大的声响。

-那我就一辈子当个孩子也无所谓-

「不!」在眼框打转的泪滴落,远方的爆炸,把心也震碎了。

「欢迎回来,学秀。」

秀业《睡颜》


01
炎炎夏日,对没冷气吹的E 班同学可是酷刑啊,连空气中都隐约漂浮着一股躁动。

"啧,那麽热的天,还要待在教室听课,是要折磨死谁啊"
贩卖部在主校舍,章鱼的办公室也没冰淇淋...钱包倒是到手了,不如现在就翘课,走到那,刚好是午餐时间~

"话说,会长室那麽奢侈,不如去那边帮会长消耗一些资源。"反正只有他一个人享受,多个人也不会怎样喇

于是乎,赤羽业便大摇大摆的到了主校舍,「顺便」到了会长室,准备吹个冷气休息一下。

02
"呦~浅野...会...长...?"

本该迎接他的应该是责怪他记得敲门的挑衅话语,但迎来的却只有属于浅野的味道和平稳的呼吸声。

一向警惕的他竟然对赤羽进来会长室的举动没有丝毫反应,这点倒让赤羽有些吃惊,毕竟这种情况发生的机率几乎为零。而在推开门之前,他都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在有生之年看见浅野毫无防备的睡颜,今天倒是刷新了他对会长的认知。

"呵呵,浅野学秀,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看我怎麽收拾你~"
抱着这种想法的赤羽业便带着他的整人包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办公桌旁边。
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脸颊,确认已经熟睡后,正准备把芥末挤到对方鼻孔时,却被眼前这人的睡颜深深吸引。

高挺的鼻樑,精緻的鼻头,小巧的嘴带了浅浅的樱色,苍白到几尽病态的脸庞和如同小扇般的浅橘色睫毛,增添了完美脸孔的梦幻,但却因为苍白的皮肤,而显得黑眼圈十分明显。

恍神的赤羽此时觉得,长那麽大,第一次见到那麽美的事物(当然他不会承认),呆了几秒,才慢慢的拿出手机连拍。当他把手机移开时,却撞进了对方的紫瞳裡

03
"赤羽...你在干嘛..."
天啊!!这傢伙醒了多久?他会不会发现我刚刚偷拍他的事啊!!!

"你在偷拍我吗。"

你都知道了干嘛说出来啊!大笨蛋!还是肯定句!!!

我们先不论赤羽先生的心理活动是否已被浅野看穿,至少他像番茄一样的脸孔已经出卖他了(・ω・)ノ
看着恋人熟透的脸颊,浅野的心理活动也不输赤羽

OMG...好可爱啊啊啊啊
浅野觉得,这辈子他过世的原因是失血过多而亡的机率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九九...

"咳" "..."
浅野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咳了一声掩饰尴尬
;而赤羽的大脑已经罢工了。
"唔..."

04
浅野突然把赤羽往自己怀裡带,便趁后者还未做反应时,咬住了对方的唇。

"呜...哈啊..."
直到恋人的挣扎变弱时才放开已经红肿的唇瓣,挑逗的舔了一下,才恋恋不捨的离开,接着撩起赤红的浏海,如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便退后观察着可爱的恋人。
好不容易从激吻中恢復神智的赤羽,又因额头上的温度,而再度燃烧。

"...浅野学秀你流氓"
"不知道是谁一开始先偷拍的呢~"
"(-///-)"

05
"话说浅野,你什麽时候醒的?"
"我根本没有睡着啊"
"那你干嘛不出声!"
"我补眠补得好好的干嘛出声?"
"..."
"赤羽"
"...干嘛"

浅野突然认真起来的口气让赤羽吓了一小跳

"我们是不是应该要叫对方名字了?业"
"什麽啊...那麽突然"
"业"
"...嗯?"
"这是命令"
"...哼,你以为你命令,我就要听你的话吗?"
"戚..."
"不过...你只要负责我一生的草莓牛奶,我就同意~"

对方突然露出的灿烂笑容,让浅野恍了神,赤羽把握机会,勐然伸出手扣住浅野的双手,强压到牆上。
此时,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嗯?小猫咪那么迫不及待啊~"
说着,便顺着这暧昧的姿势,凑前咬住了眼前赤髮人儿敏感的耳垂

"那...老婆大人,喊一声来听听吧。"

赤羽感受到了对方的心也如同自己的心脏般,正扑通扑通的狂跳
"呵,什么嘛,说的那么帅气,这不是超级紧张的吗?"
"嘛...就批准会长大人卑微的请求囉~"
在浅野略为诧异的目光下,轻轻的攀上了对方的脖子,把早已红透的脸颊,深深埋在带有清香的肩上。
"说好了要负责我一生的草莓牛奶的喔,可别抛下我啊学秀..."



-----END-----

........................................大家好~我是瞳儿~((握爪
是写文方面的新人呦~
但在这篇文之前(处女作欸~)
我都是潜水族~~
都默默的支持着秀业秀这对cp
就觉得好萌啊~
大概是6、700人关注这标籤时加关注的吧~
一开始看漫画就觉得很来电啊这两隻>w<

文笔并不好
篇幅也很短小...后记就三分之一了吧...TwT
若有理解上的困难
非常抱歉OwQ